That's one small step for a man, one giant leap for mankind.

朝鲜为什么重要?

军事 rock 3588℃ 0评论

5d4b6a71b3d94444ab7a2ceeaaecc7f5

金正恩生病了;朝鲜2、3、4号人物到访韩国;朝鲜首次在联合国总部举行人权问题说明会……近来一系列有关朝鲜的新闻让人们神经紧绷,不知道接下来的朝鲜半岛会发生什么。世界为何如此关注朝鲜?朝鲜为什么重要?正如《中共与南北韩关系的研究》一书中写道的:“朝鲜半岛就像一只怯生生的触角,神经过敏地长在大国身边,因此就变成大国间冲突或平衡的温度计。”

——“冷战”后的东北亚、朝鲜以及美国

地缘政治支轴国家的重要性不是来自它们的力量和动机,而是来自它们所处的敏感地理位置,以及它们潜在的脆弱状态对地缘战略棋手行为造成的影响。

——《大棋局》(兹比格纽·布热津斯基)

朝鲜半岛就像一只怯生生的触角,神经过敏地长在大国身边,因此就变成大国间冲突或平衡的温度计。

——《中共与南北韩关系的研究》(高崇云)

“冷战”结束与交叉承认

1985年3月,戈尔巴乔夫当选苏共总书记。这一年,由苏联援建的朝鲜宁边核反应堆开始运转。

与自己所有前任不同,戈尔巴乔夫对“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大家庭”充满厌恶。在面对他“把社会主义国家给断送了”的指责时,甚至在自己的回忆录《真相与自白》里,都显得怒气冲冲:请问,“被断送的”国家是谁的?回答是明确的,波兰,是波兰人的;捷克和斯洛伐克,是捷克和斯洛伐克人的……

在把社会主义国家还给他们自己的同时,苏联开始寻找与“冷战”时期对手的外交关系。1990年9月,在美国的竭力撮合下,苏联与韩国建交。真实的政治,尤其国际政治,断非戈氏自我辩护的那样崇高,它充满算计,比想象残酷。与韩国建交的收益,根据协议,韩国在3年内向苏联提供30亿美元的援助。与此对应,苏联要求朝鲜第二年用外汇支付留学生的费用,朝鲜立即决定撤回在苏联留学的500多名学生。苏朝双边贸易,苏联也要求改为现汇结算,双方贸易额骤减了70%。与苏联的贸易,占朝鲜对外贸易额的60%。失去了苏联的市场,朝鲜经济近于崩溃。

“冷战”即将结束,原有格局的调整,势在必然。在苏联与韩国建交之前,韩国几乎与所有朝鲜过去的东欧盟友建立了全面的外交关系或经济联系。

韩国当然迫切需要跟中国建交。时任外交部长的钱其琛回忆当年:中国要同韩国建交,难点并不在于双边关系方面,而在于中国与朝鲜的关系,即如何让与中国有着传统友谊的朝鲜,能够逐步理解和接受这种外交政策的调整。

1992年7月,中韩建交前夕,中共中央极其郑重,决定钱其琛亲赴平壤,通报中国决定同韩国建交的立场。在自己的回忆录《外交十记》里,钱其琛记录:

以前每次到朝鲜访问,朝方都在机场组织群众欢迎,气氛热烈。这次飞机停在机场偏僻之处,来迎接我们的只有金永南外长。握手寒暄后,金永南告诉我们,还要去外地,并带我们走向不远处停着的一架直升机。约在上午11时,金日成主席在一幢高大的别墅里会见了我们。他在会客厅门口迎接,与每一个人握手,然后,大家隔着宽大的会谈桌相对而坐。

我首先感谢金主席在百忙中会见我们,并转达了江总书记对他的问候。接着,我转达了江总书记的口信……江总书记指出:目前中朝两党两国关系正在很好地向前发展,中方对此感到十分高兴和满意。当前国际形势动荡不定,随时都可能发生重大变化。在此情况下,我们宜抓紧时机,创造有利的国际环境,发展自己,增强国力。中朝两党两国相互尊重和理解,不断增进友谊合作关系,具有重要意义。关于中国与韩国的关系,经过这一段国际形势和朝鲜半岛形势的变化,我们认为中国与韩国进行建交谈判的时机已经成熟。我们的考虑和决定,相信会得到您的理解和支持。

金主席听后,沉思片刻,说:江总书记的口信听清楚了。我们理解中国独立、自主、平等地决定自己的外交政策。我们仍将继续努力增进与中国的友好关系。我们将克服一切困难,继续自主地坚持社会主义、建设社会主义。

金主席看了看我们带来的礼品,九龙戏珠玉雕和新鲜荔枝,就送客告别了。在我的记忆中,这次会见,是金主席历次会见中国代表团中时间最短的,会见后,也没有按过去的惯例举行宴会招待。

1992年8月24日,中韩建交。“冷战”结束,曾经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国家,差不多都选择了和解的道路。这个时候,在东亚版图上,美国及其盟友,将如何选择?

看起来,这是美国以及日本、韩国与朝鲜的外交关系问题,实则,“冷战”两大冲突集团在东亚的结构差异,才是我们理解东亚安全格局必要的前提。简单而言,朝鲜战争之后,苏联与中国,在朝鲜均无驻军;而美国却因此战争,在日本与韩国驻扎军队。这种非均衡的关系意味着,朝鲜半岛北边的朝鲜,更需要独立与自主;而有美国驻军的韩国,则必然依傍,在更多程度上放弃或减弱“自主”。

“冷战”结束,对于日本与韩国,是寻找与曾经的对手建立外交关系的挑战,但对美国,真正的问题是:是否以及如何解决在韩国与日本的驻军,即在东亚的军事存在的问题。这是美国是否选择与朝鲜建交的前提性问题。

美国如何解决在东亚的军事存在,问题并非始自“冷战”结束。在尼克松选择与中国建交之际,“尼克松主义”——在亚太的收缩政策,核心的问题,就是驻军问题。尼克松时代,美国在韩国约有6.2万名军人,在尼克松的亚太政策调整里,削减韩国驻军是关键议题。1971年,美韩经过半年的谈判,就撤出2万美军和韩国军队现代化问题正式达成协议,当年底驻韩美军就撤走了第7师,留下4.2万人的第2师。尼克松之后,坚定要求撤军的是卡特总统——他最初甚至设想在获得中国和苏联两国保证朝鲜不入侵韩国后,撤出所有驻韩美军。只是,政治选择,往往不那么容易。直至现在,美军在韩国的去留,仍是决定性的问题。

军事问题之上,是政治问题。从韩国撤走美国军队之后,朝鲜半岛的格局如何保持均衡?1974年11月,美国国务院助理国务卿哈比卜在汉城表示:如果苏联和中国承认韩国的话,美国准备承认朝鲜。对朝鲜半岛两个国家的“交叉承认”——用此种方式保持朝鲜半岛结构的均势,在“冷战”时期,有此路径,颇具创见。稍后,国务卿基辛格发表了美国亚洲政策的讲话:首先,美国要求恢复朝韩之间的认真谈判;其次,如果朝鲜的盟国准备改善它们同韩国的关系,那时而且只有那时,美国才准备对朝鲜采取类似的步骤;第三,美国继续支持这样的建议,即在不损害朝韩的最后统一的情况下,联合国接受他们为正式成员国;最后,美国准备通过谈判为停战协定确立新的基础。

转载请注明:大发快3app邀请码_快3app安全吗_神彩|40° » 朝鲜为什么重要?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